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花木> 人物动态

蝴蝶兰“学院派”的产研互补路 访山东烟台农科院园林花卉研究所所长刘学庆

http://www.aweb.com.cn
2012年11月16日 13:40 农博网

  作为蝴蝶兰生产领域里的“学院派”代表,山东烟台农科院园林花卉研究所在国内众多从事蝴蝶兰生产的科研院所里可谓是佼佼者:科研上,新品迭出,蝴蝶兰抗冷机制、光合机制、品种测试等工作都完成得极为出色;生产上,每年10万株成品供不应求。一滴水可以见大海,烟台农科院在蝴蝶兰科研、生产上的点点滴滴,或可作为同行提升的借鉴。

  基础、应用研究并进  记者到烟台农科院的时候,不禁惊诧于其温室设施的老旧,但就在这种情况下,研究所生产的蝴蝶兰特级产品占绝大部分,有6片叶就能保证盛开26朵花。所长刘学庆介绍说,这得益于坚持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并进。现在很多科研机构常常受限于科研经费的拮据,基础研究项目做不了,但在烟台农科院,通过生产反哺科研,再用科研促进生产的良性循环已然成型。刘学庆说,院里既有花卉,又有蔬菜、果树方面的研究,因此每年落到花卉上的项目资金只有几十万元,而温室一年的加温费用可能就要上百万元,更何况还有人员工资、设备添置方面的费用。如何解决?向生产要———不仅要保证每年生产出一定数量的成品,还要保证产品卖得出去。

  在产品选择上,研究所主攻的方向是大红花,除了因为红花是节庆消费的主力外,还因为红色系容易发生变异,此时科研的优势就能体现出来。“在生产中能体会到基础研究的重要性———蝴蝶兰的代谢途径、光合途径,铵态氮和硝态氮的使用等,许多东西不是照葫芦画瓢就行的。”刘学庆说,除了要有标准化的管理,结合当地的人力、气候资源外,还要把蝴蝶兰从组培苗到成品每个环节的基础研究都理清,这其中有许多涉及分子生物学的东西,如花形控制、后代分离等。“理论要搞清楚,但如果理论不和生产结合,就找不到问题,而单纯做分子生物学对研究所来说也没有意义。”刘学庆表示。也正是将基础研究得到的成果转化为应用研究中的科技力量,使得研究所的蝴蝶兰在花期调控、新品选育方面极为出色,其单株成品价格比同地区的产品高出不少。“每年用卖花挣来的钱搞科研,项目资金就会宽裕很多。”刘学庆说。

  提前布局方能不败  烟台农科院花卉研究所一直在开展蝴蝶兰的品种、技术储备工作,而且比同行要超前许多。“我们现在已经开始进行5年后的储备了。”刘学庆认为,无论产业怎么转型,花卉研究所都可以很好地适应。“这就像烟台苹果,价格不好可以立即调整,因为其品质、技术都处在前沿,没有技术的量变引不来质变。”刘学庆表示,做产业必须有长远规划,花卉研究所在“十一五”时期就已经做出“十二五”计划,在当前条件下,要做哪些工作清清楚楚;每年工作总结时就把下一年的详细计划做出来,按照自己的远景规划按部就班进行,而不是今年卖什么,明年马上跟进。

  在花卉研究所开始生产蝴蝶兰之后,其定位高端,每年会进行不同的组盆创意,因此“当地需要体现文化气息、追求高档次的客户必须来这里”。此外,花卉研究所还有一个市场,年宵时可以用来展销产品,也能有效帮助销售。同时,研究所还避开青州蝴蝶兰的“侵袭”,尽量用一些新颖的品种,同时鼓励客户买断销售品种。“‘V31’、‘火鸟’、‘聚宝’在青州还有生产,但我们肯定不用。”刘学庆介绍说,目前研究所已经收集、生产了百余个品种,同时有4个新品种推向市场。

  对于目前蝴蝶兰产业的“疯狂扩张”,刘学庆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生产者应该首先进行技术提升,并且专注于某个环节,而不是既做组培,又做种苗,还做成品,因为一旦发生行业洗牌,这样的企业就最难调整。“什么都通吃不容易。”刘学庆说,研究所之所以能收集如此多的品种,就是因为自己不大规模的做组培,而现在很多企业盲目扩量,一旦供应商切断组培材料的供应,自己又没有储备,就会很受伤。

  在花卉研究所的一张蝴蝶兰照片旁边写着“天香竞春华,兰后艳群芳”几个字,刘学庆告诉记者,这其实就是员工心情的写照,只要蝴蝶兰还受大众喜欢,研究所就会一直做下去,不受行情的影响,“因为我们有专家和种质资源,成品花期能保证在3个月以上,站在了市场的最前端。”

(文章来源:中国花卉报,作者:谭川江)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836.6 14.49 +0.0%
玉米 871.99 1937.75 +0.0%
猪粮比 -- 7.48:1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