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农博行业首页> 花木> 人物动态

广东:深山护花人 寂寞有谁知

http://www.aweb.com.cn
2014年09月16日 09:39 农博网

    蝴蝶兰作为最受欢迎的年宵花之一,是千家万户在春节不可或缺的装饰。顺德是珠三角最大的蝴蝶兰种植区,年产蝴蝶兰2000万株,其中近500万株作为年宵花,占据全国年花蝴蝶兰产量的半壁江山。然而为许多人所不知的是,迎春花市上争奇斗艳的蝴蝶兰,在前一年初秋时分要经历一次生命的迁徙,在粤北或广州近千米的高山上经历两个多月的催花期,长出花梗后再运回顺德,开花、上市,走进千家万户。蝴蝶兰在深山的两个多月,也是随迁花农与孤寂为伴的两个多月。日前,南都记者随花苗上山,走进“催花人”的山上生活。

    只能与蜂蝶为伴

    “进来看看,聊会儿天”,听到外面有走动的声音,大棚里有人说。记者走进大棚,看到一位皮肤黝黑的精瘦小伙子正在用天平称量一些蓝色粉末。

    他叫阿伟,今年刚刚20岁,种花已有3年,这是他第二次上山。“明天可能有雨,下雨前浇肥,对花苗成长效果最好。”阿伟一边说话,一边将称好的药粉倒入一只大桶,然后放水配药。浇肥是催花期间最常见的一道工序,根据花苗成长的不同阶段施用。阿伟要手持水管将肥浇到每一只装满水苔藓的花盆中。一个大棚近三万株花苗,全部浇肥需要一整天,手麻腿酸是难免的,但阿伟仍然觉得这比他之前的工作要好很多。

    三年前,阿伟初中辍学,不顾爸妈反对,离家到广州打工,在一家餐厅当服务员,最终受不了长时间站立而辞工,经人介绍来到顺德学种花。

    “最难受的就是孤独。”这是阿伟对山上生活的总结。阿伟所在公司今年催花的近三万株蝴蝶兰全部在这个基地,只有他一个人看守护理。基地里三十多个花棚分别位于各个山坡,互相间隔很远。“这里大部分花棚都是一家公司租一个,我这个大棚在最高的地方,几乎不会有其他人经过。”阿伟说,每天干活接触最多的动物就是闯入大棚的蝴蝶和蜜蜂。

    走几百米找手机信号

    即便是收了工,阿伟的生活也几乎是与世隔绝。

    阿伟所在的催花基地位于从化良口镇的深山里,邻近流溪河国家森林公园,这里最高海拔900米左右,山高路险,只有一条盘山公路沿着河谷蜿蜒而上。最近的村落是一个叫阿婆六的自然村,仅有十来户人家,从基地步行过去也要20分钟,而到山下的良口镇开车则需要1个小时。“这里没有车,去下面村里租车要两三百块钱,太贵了。这两个多月,我们几乎不可能下山,就算有送花苗的车上来,也走不开。去年在山上两个月,我只去过一次镇上,买了一些吃的。”阿伟说。

    去年上山,阿伟跟几名花农在收工后,沿着陡壁翻山越岭一个多小时,到几公里外的一个水库玩。钓虾、抓石蛙,带回基地美美吃了一顿,这是他在山上最刺激的回忆。

    山上没有网络,唯一能接收外界信息的除了饭堂里的一台电视机,就是靠信号时有时无的手机。距基地最近的一座手机信号塔在很远的山头,坏掉后一直没人修理,宿舍里信号在一格与没有之间跳动。为了给爸妈打电话,阿伟要拿着手机走几百米到高处找信号。如果晚上去山腰那里,能发现漆黑一片里有一点一点的荧光,那是拍拖的花农在煲电话粥。

    不像其他年纪稍大的花农晚饭后聚在一起打牌、抽烟,阿伟就在厨房前的空地上打一会儿篮球,11点睡觉,与蚊子斗争一夜,又开始第二天的工作。“在山下,我有电脑可以上网,有时候会玩两把穿越火线,山上就只能听鸟叫了。”阿伟说。

    高山上的广场舞

    阿婆六村这个基地共有三十多个大棚对外出租,来自顺德、南海、广州、深圳等多个蝴蝶兰种植区域的企业在此催花,也因此聚集了20多个像阿伟这样的花农。他们年龄从20来岁到40多岁,像候鸟一样在每年秋季上山,为来年迎春花市做最后的冲刺。

    对他们而言,山上没有周末,每天都是工作日。兰花苗上山集中在8月底到9月初,一般在晚上运抵催花基地,第二日早上,花农们即要将数以万计的花苗拆箱,一一摆放到苗床上。一辆中型厢式货车能运载一万株兰花苗,一个人要将兰花苗拆箱需要差不多一天时间。好在花农们大多来自顺德陈村,均已熟识,他们结伙互助,在深山里共同应对可能的挑战。

    花苗初上山,要适应新的生长环境,铺到苗床上,马上就要浇水。白天光照强烈,气温较高,中午时分要升起遮阳网,到傍晚气温下降后,再打开遮阳网让花苗接触山里凉爽湿润的空气,花农们要随时监控气温变化,以保证花梗在最恰当的时候长出。除了日常的气温调节和浇水施肥,预防虫害也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工作。

    阿兰来自河南,和另一名女搭档自8月中旬就已上山,负责照料三间大棚里近10万株花苗。因为兰花苗多,阿兰和搭档每天要比别的花农早上工、晚收工,才能保证事情做完。“孩子在老家上学,放暑假来顺德和我一起。我上山十几天了,他这几天回老家,我不能送他,要等春节回家才能再见。”中秋前一天,阿兰对下山与家人团聚不抱任何希望。

    这个基地共有七八个女花农,每天晚饭后,阿伟的“篮球场”就被这些大姐、阿姨们占据,她们将广场舞跳到高山上。

    到了11月,当运花司机再次开车上山时,阿伟、阿兰们就可以下山了。海拔800米的高山提供十几摄氏度的昼夜温差和优质水源,使兰花苗能在两个多月长出花梗,进入开花预备期,“催花人”终于可以下山了。

    特写

    运花司机:山路夜行者

    相比山上催花长达两个月的漫长时期,蝴蝶兰从山下运往山上的过程仅五六个小时,但途中艰险却令人生畏。因为蝴蝶兰忌高温,必须在下午五六点以后装车启程,因此进入山区时必然是晚上。

    9月6日傍晚6点,记者搭乘一家花卉企业的运苗车从陈村花卉世界出发,目的地是约250公里外的从化良口镇阿婆六村催花基地。在山脚下,有近20年驾龄的司机阿东停下车,拿着电筒仔细将车轮检查一遍。“晚上有盘山路,不能有半点疏忽。”

    到阿婆六村的盘山公路是一车道,不断爬山和下山,转弯都在陡坡上,路边树林和山体挡住视线,车灯只能照到几米远,一不留神就可能冲出公路翻入山谷。漆黑的路上,数公里不见村落和车辆。阿东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双手紧握方向盘,几乎不停地在向左打满和向右打满之间交替,笨重的车头像蛇一般在黑暗里穿梭。四年来,阿东走这条路已经上百个来回,哪里有道弯、哪里有个坑他都了然于胸,但依然遭遇了两次转弯失误,车险些冲进路边排水沟。

    “最近一个多月,差不多天天都有活,傍晚出发,差不多凌晨到,一天一趟。”阿东称,他家就在从化,每次路过家附近,都会绕道家门口去拿妻子给准备的饭菜。常年跑车,饮食不规律,他的胃出现各种毛病,每天都要吃药。

    当晚11点,在行驶5个小时后,车抵达阿婆六村催化基地。阿东下车简单洗漱,就躺在驾驶室睡觉。新的一天,他将重复同样的工作。

    手记

    山上的中秋

    在海拔800到1000米的高山,纯天然的气温条件和无污染的环境中催生的花梗,能开出质量更高的蝴蝶兰。在广州从化,像阿婆六村这样的催花基地有3个,每年能为近300万株蝴蝶兰催花;在粤北的韶关、清远、惠州、河源等地,高山催花基地已形成规模产业,成为当地发展生态经济的重要方向。

    花农们就像候鸟一般,每年来了又去。孤独的迁徙只为迎春花市上一朵朵娇艳的蝴蝶兰卖出好价钱。蝴蝶兰从种苗到开花,历时两年多,美丽背后是千百个像阿伟、阿兰这样的花农,在七百多个日夜里的辛劳,和一年一度的山居孤独。

    中秋节前一天,记者离开阿婆六村催花基地,看见记者在收拾行李,同宿舍一位花农问:“你要下山?”眼神中流露出羡慕。那个中秋夜,他们只能在山上思念亲人,山中的月光带着一丝丝凉意。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作者:何奎山)

[农博网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农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农博猪价

品种 指数 价格 涨幅
生猪 834.87 14.46 +0.0%
玉米 826.9 1837.55 +0.0%
猪粮比 -- 7.87:1 0.0%